妖言惑众

专业冷圈十三年

【末世召唤狂潮】不敢(下)

-打字奇慢的我一个月只有两天假,想哭QAQ
-喜欢他们,小白文笔见谅。



主宰的银发就好比林狂流的刀芒,染着森森寒意。
文宇看着主宰的躯体化作星光消散在虚空中,脑海中莫名的浮现出了那时绚烂的光,有人的模样在光中若隐若现,他有些迟疑,唇齿微张,最终是什么也没说!
唐浩飞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到他身旁,眼眸半合。
“我们赢了?”文宇偏头,额上的血顺着眉骨一路流至唇边,他舌头一卷,满嘴的腥味—狂流,你是否也是如此?
“我们赢了。”
或是赢了,或是输了。
唐浩飞不确定。

“你想过要和他坦白吗?”
“没有。”林狂流下意识的握紧了刀柄,他看着克莱儿被篝火映得忽明忽暗的脸,又说,“我不能。”
他向后仰了仰,似乎要遁入远处的黑暗中。
林狂流不能表露出任何的心迹,因为他是序列三,人族的希望之火—序列三。
他本应娶一个贤淑的女子,留下强大的子嗣,而不是像阴沟中的老鼠仰望白月光那般去仰望文宇。
他不能赌文宇和他有同样的心思。
“我觉得……”克莱儿清了清嗓子,蓝色眼眸中的海洋掀起惊涛骇浪,她盘着腿,右手漫不经心的拨弄着口袋里的糖果。
她随手剔去锡纸,让棕色糖果消融在舌尖上,“酸”的甜美使她紧蹙的眉头一寸一寸的舒展开。
她看向林狂流,露出一点讥讽似的笑意。
“你不是不能,而是不敢。”

黎明将至。
彻夜的狂欢后,便是静到骨子里的黎明。
文宇和唐浩飞站在一处还算完好的城墙上,眺望着远方的地平线,星伏在墙下,只要一展双翼,文宇便能去往天涯海角,在结束战争的第一天文宇就要与希望之城告别。
“真的要走?”唐浩飞理了理了自己的一头乱发,沙滩裤与人字拖的组合无疑让他显的越发颓废。
“嗯,我还有很多地方没看过。”文宇挪了挪身子,眼角的余光刚好能让他看清那条唯一道路上的一切。
唐浩飞敏锐的察觉到了文宇的动作,他自然地站至文宇面前,不着痕迹地遮挡住了什么。
“你等人?”
“不。”文宇将手插入口袋中,指尖轻轻戳弄着蓝白包装的东西。
“我在等一只傻狗。”他收回目光,垂首,低声呼唤星。
星动了动,庞大身躯的顶端就是独属于文宇的王座。这庞然大物展开双翼,金色竖瞳盈着淡淡的水气,它顺从的垂下头,让文宇登临顶端。
“我要走了。”文宇看着唐浩飞,眼里是难掩的失望!
唐浩飞一震,双肩也随之紧绷,文宇眼中的人,明明是他的模样,可他却只觉得是另一人。
“我们都是一样的骄傲。”唐浩飞目光如炬,,他看着眼前的青年,这青年的模样,正是他日夜所思的模样,明明触手可及,却又好像是天堑之距。
“你在透过我看谁?”他的声音是一如往常的镇定,却再也没了一贯的浮夸。
既然心里有了答案,那又何必去问。
真是无趣啊,唐浩飞。
他自嘲的一笑。
星展开了双翼,风将文宇的声音切割,连面容也好像比以往更模糊了。
“我可能不会回来了。”文宇这样说。
唐浩飞一僵,他哆嗦着从口袋中取出一支烟,无火自燃,在这烟气中,他似是放下了一切,尽情地吞云吐雾。
“你去吧。”
“我不留你。”

他可能不会回来了。
林狂流将手中的信纸揉成团,酸涩的情感也如这纸团,一点一点的发皱,直至发出悲鸣。
他用刀鞘在地上挖了一个坑,不带留恋地将它抛了进去。
掩埋,连着这感情。
“克莱儿,你或许是对的。”

就这样吧。
这样就很好了。
别再见面了。

“我不是不能,而是不敢。”

我和他是一样的心思。

你去吧,我不留你。






我后悔了。

【末世召唤狂潮】不敢(上)

● 假设狂流没有死在拉斯维加斯,有私设!
● 我的小白文笔写不出他们百万分之一的好,但我在努力。

1. 金色的眼眸,蔑视众生。
银发神明立于高空,往日平静如寒波的精致面容间隐隐透着一股怒气。
他死死盯着立在黑龙头顶上的两人,素白的手拭去脖颈间的血迹,柔和的白光覆盖了狰狞的伤口,顷刻之间,便已完好如初。
强大如他,怎会预想到有朝一日会伤在他眼里的蝼蚁手中。
高个子的年轻男人笑嘻嘻的看着他,抬手向上指了指。
“我们先行一步啰。”男人压低声音,漆黑眼眸如燃火的利刃,滚烫中还夹杂着灵魂最深处的寒意。
高昂的龙吟响彻在天地,风起云涌,澎湃的气流霎时间就掀倒了一片身着金甲的战士,秩序严然的队伍中出现了一刻的骚乱,但很快的,倒下的金甲战士在后来者的践踏下便没了声响。
队伍再次归于平静,如斯冷酷,令人心惊胆颤。
主宰冷冷的向下扫了一眼,敏锐的察觉到了军方阵营中的动荡,他不由地冷笑一声。
再强大的信念,也经不住实力的碾压。是人,就会害怕。
……
林狂流坐在高耸的城墙上,一条腿半曲着,靴底紧贴着墙沿的棱角,而另一条腿则在半空中游闲的晃动。随行的副官站在一侧,面无表情的注视着远方,在他的注视下,一道金线贴着天际出现了。
披着金色盔甲的战争巨兽有着仿若是在梦中才会出现的巨大爪牙,远远望去,还隐约可见獠牙的森森寒光,它们注视着前方,冰冷无情的眼眸深处掩埋着对血肉的贪婪。
“咚—”
“咚—”
战争巨兽的脚步像是踏在人们的心上,每一声都会带来心房的震颤,年轻士兵坚毅的面容已被恐惧所侵蚀,妇孺的哭泣声也久久萦绕在这人类最后的希望之城上。
此刻,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都紧紧相拥着,为城墙上坚守着最后一道防线,肤色各异的守护者们祈祷。
“呜—”低沉却昂然的号角声悠然响起,战争巨兽们的脚步声由慢至快,最后变得像鼓点那般急促。
金色浪潮翻涌,眼眸中的贪婪不再掩饰,股股涎水顺着獠牙落下,在地面上腐蚀出一个深坑。
“序列三大人。”副官俯下身,黑框眼镜下的眼眸泛起涟漪。
“ 这场战争我们会赢的吧?”
林狂流没有回答,他只是从三十几米高的城墙上一跃而下,雪白的长刀一晃而过,映出了他的面容,一如往昔的平静。
他迎着金色浪潮而去,军装下的躯体似是隐藏着无限的力量。
虽千万人吾往矣。
副官勾了勾唇角,这是林狂流给他的答复,也是林狂流给自己的答复。亦或者说,这是士兵给使命的答复。
——胜利的缺口,他们将用生命填补
2. 时间于这战争来说,几乎是没有意义的。
林狂流手中的刀依然锋利—刀是不知疲惫的,可它的主人却并非如此。
纵是林狂流,也抵挡不了心灵的疲惫。
人类的眼前似乎只剩下了铺天盖地的金色,就连心中所想的天外之争,也蒙上了金色的阴影,希望的火焰如此渺茫……或许在不久的将来,地球也会沦作另一星球的子民眼中的宝地。
没有人愿意如此。
所谓希望与奇迹,也不过是拿命换来的一线生机。
林狂流擦去了脸上的血迹,他抬头望望天,妄图穿过蓝色屏障去窥探天外之争的一隅。
赢了吗?
会赢吗?
种种疑问接连冒出,如衔尾蛇般串联在一起,织成了密不透风的罗网。那网上还浸着一种无药可解的毒,令林狂流一时间心绪大乱。
你若是死了,整个地球都会为你陪葬。
我们若是死了,彼此便为葬品。
刀光一闪,却有了分毫不差的滞涩。
林狂流只觉劲风扑面,肩膀一痛后,就被对方拍飞出去,耳畔,女子的怒喝声与枪炮的轰鸣声交织。
“林狂流!你是想死吗?”
不远处,克莱儿半蹲在地上,仍保持着瞄准时的姿态,她的胸口剧烈起伏,心中后怕不已。
林狂流喘了口气,刚回过神来,克莱儿就走到了距他几步远的地方,白净脸上的血迹是女武神的最好证明。
“你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
“敢在这里走神,是嫌自己死的不够快么?”
林狂流默然擦去刀上的血迹。
“谢谢。”喧嚣的战场上,林狂流的声音如带着某种魔力般,清晰的穿过风声,落入她耳。
克莱儿的声音戛然而止。
她眨眨眼。
“不必,身为序列三的你不该死在这里。”
林狂流轻笑,瞧了她一眼,语速极快的问道:“那我该死在哪里?”
“ 死在战后。”克莱儿斩钉截铁的回答。
林狂流怔了一下,很是意外克莱儿的答案,他偏过头,试图去掩饰内心的失落感。
“你就这么相信他们?”
“为什么不呢?”克莱尔反问。
“我相信他能活着回来。”克莱尔顿了顿,又说“而我也不会相信这里是你最后的征途。”
林狂流惊诧的看着这个有着一头耀眼金发的白人女子,而她也不躲不闪,只是坦然的面对林狂流的审视。
她看着他,深邃的蓝眼好像轻而易举的看破了他的内心。
轻微的噬咬感顺着林狂流的胸口一路向上,最后落在了他的颈后,带着异样的酥麻感。
他不自然的挪开视线,垂下头,像是在嘲笑自己似的。
“他们会回来的。”他说

求粮QAQ

有没有太太产林狂流和文宇的粮啊太太救冥一命胜捞七条鲲鹏啊太太998只要998啊太太(大雾)
吃我《末世召唤狂潮》安利啊太太

新手上路文笔渣。一发试水!只是开头,内容容我这个手残满满打字吧23333
没发过文。
嗯,不会弄这个啊啊啊啊啊!
好难啊,朕做不到啊啊啊

不科学的二十题

疯疯疯疯疯儿_:

_(:з)∠)_依旧留作备用,明天更文啊啊啊
quq话说最近懒癌发作欢迎来敲lo主要企鹅催更啊啊啊




1.只会反复播放一首歌却相当有人气的午夜电台主播


2.葬礼上突然响起的歌声


3.下水道里传来的腐臭味


4.迎面飞来的精神病医院宣传页


5.突然对着自己狂叫的流浪狗


6.锁不上的门


7.花瓶里的干花生出了新芽


8.“不要相信任何人的话,包括我。”


9.早上起来发现睡前摆放整齐的拖鞋变了位置


10.相片里有两个影子的人


11.赶稿睡着的夜晚站在身后一言不发的室友


12.某起突发事件后获得了仇人的记忆


13.“想看看我的收藏吗?”


14.只有自己是活人的乡间小镇


15.凶案现场唯一没有沾上血迹的石头


16.求救的呼喊全部变成了猫叫


17.糖果罐子里开始融化的巧克力


18.手机自带且无法卸载的交友APP


19.永远快了十三分钟的钟


20.喜欢听爱情悲剧故事的国王



不科学的三十题

疯疯疯疯疯儿_:

_(:з」∠)_留着备用,万一哪天想写了呢。




1,飞驰的列车车窗外一闪而过的人影


2,不停闪烁的路灯


3,半夜自己打开的电视机


4,卫生间里关不掉的水龙头


5,“算一卦吗?”


6,带有连续性的噩梦


7,怎么也找不到的网页浏览记录


8,无人的走廊里突然响起的脚步声


9,只有一个人搭乘的末班公交


10,有人接听的空号


11,游戏里的角色在屏幕里露出诡异的微笑


12,肚子里藏着刀片的毛绒玩具


13,医院里自动停在太平间的电梯


14,只有自己记得的某个人或某件事


15,那不是我的身体吗,为什么在流血,为什么……没有头?


16,闭馆后被关在蜡像馆里


17,永远拉着窗帘的房间


18,无人时发出声音的手办


19,地面上的水渍很像某个想不起来的人的脸


20,被拿错的药瓶


21,所有人都在慢慢将自己遗忘


22,日记里出现了不属于自己的笔迹


23,生命只剩下最后一小时


24,早晨发现自己镜子里的脸变成了一片空白


25,匿名地址寄来的黑屏录像带


26,“隔着电脑,你知道和你聊天的是人是鬼吗?”


27,心理学书籍中被划出的重点


28,所有看到的东西都产生了错觉


29,行李箱在过安检的时候仪器响了起来


30,每天站在同一个地方望着同一个方向的陌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