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言惑众

专业冷圈十三年

【末世召唤狂潮】不敢(上)

● 假设狂流没有死在拉斯维加斯,有私设!
● 我的小白文笔写不出他们百万分之一的好,但我在努力。

1. 金色的眼眸,蔑视众生。
银发神明立于高空,往日平静如寒波的精致面容间隐隐透着一股怒气。
他死死盯着立在黑龙头顶上的两人,素白的手拭去脖颈间的血迹,柔和的白光覆盖了狰狞的伤口,顷刻之间,便已完好如初。
强大如他,怎会预想到有朝一日会伤在他眼里的蝼蚁手中。
高个子的年轻男人笑嘻嘻的看着他,抬手向上指了指。
“我们先行一步啰。”男人压低声音,漆黑眼眸如燃火的利刃,滚烫中还夹杂着灵魂最深处的寒意。
高昂的龙吟响彻在天地,风起云涌,澎湃的气流霎时间就掀倒了一片身着金甲的战士,秩序严然的队伍中出现了一刻的骚乱,但很快的,倒下的金甲战士在后来者的践踏下便没了声响。
队伍再次归于平静,如斯冷酷,令人心惊胆颤。
主宰冷冷的向下扫了一眼,敏锐的察觉到了军方阵营中的动荡,他不由地冷笑一声。
再强大的信念,也经不住实力的碾压。是人,就会害怕。
……
林狂流坐在高耸的城墙上,一条腿半曲着,靴底紧贴着墙沿的棱角,而另一条腿则在半空中游闲的晃动。随行的副官站在一侧,面无表情的注视着远方,在他的注视下,一道金线贴着天际出现了。
披着金色盔甲的战争巨兽有着仿若是在梦中才会出现的巨大爪牙,远远望去,还隐约可见獠牙的森森寒光,它们注视着前方,冰冷无情的眼眸深处掩埋着对血肉的贪婪。
“咚—”
“咚—”
战争巨兽的脚步像是踏在人们的心上,每一声都会带来心房的震颤,年轻士兵坚毅的面容已被恐惧所侵蚀,妇孺的哭泣声也久久萦绕在这人类最后的希望之城上。
此刻,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都紧紧相拥着,为城墙上坚守着最后一道防线,肤色各异的守护者们祈祷。
“呜—”低沉却昂然的号角声悠然响起,战争巨兽们的脚步声由慢至快,最后变得像鼓点那般急促。
金色浪潮翻涌,眼眸中的贪婪不再掩饰,股股涎水顺着獠牙落下,在地面上腐蚀出一个深坑。
“序列三大人。”副官俯下身,黑框眼镜下的眼眸泛起涟漪。
“ 这场战争我们会赢的吧?”
林狂流没有回答,他只是从三十几米高的城墙上一跃而下,雪白的长刀一晃而过,映出了他的面容,一如往昔的平静。
他迎着金色浪潮而去,军装下的躯体似是隐藏着无限的力量。
虽千万人吾往矣。
副官勾了勾唇角,这是林狂流给他的答复,也是林狂流给自己的答复。亦或者说,这是士兵给使命的答复。
——胜利的缺口,他们将用生命填补
2. 时间于这战争来说,几乎是没有意义的。
林狂流手中的刀依然锋利—刀是不知疲惫的,可它的主人却并非如此。
纵是林狂流,也抵挡不了心灵的疲惫。
人类的眼前似乎只剩下了铺天盖地的金色,就连心中所想的天外之争,也蒙上了金色的阴影,希望的火焰如此渺茫……或许在不久的将来,地球也会沦作另一星球的子民眼中的宝地。
没有人愿意如此。
所谓希望与奇迹,也不过是拿命换来的一线生机。
林狂流擦去了脸上的血迹,他抬头望望天,妄图穿过蓝色屏障去窥探天外之争的一隅。
赢了吗?
会赢吗?
种种疑问接连冒出,如衔尾蛇般串联在一起,织成了密不透风的罗网。那网上还浸着一种无药可解的毒,令林狂流一时间心绪大乱。
你若是死了,整个地球都会为你陪葬。
我们若是死了,彼此便为葬品。
刀光一闪,却有了分毫不差的滞涩。
林狂流只觉劲风扑面,肩膀一痛后,就被对方拍飞出去,耳畔,女子的怒喝声与枪炮的轰鸣声交织。
“林狂流!你是想死吗?”
不远处,克莱儿半蹲在地上,仍保持着瞄准时的姿态,她的胸口剧烈起伏,心中后怕不已。
林狂流喘了口气,刚回过神来,克莱儿就走到了距他几步远的地方,白净脸上的血迹是女武神的最好证明。
“你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
“敢在这里走神,是嫌自己死的不够快么?”
林狂流默然擦去刀上的血迹。
“谢谢。”喧嚣的战场上,林狂流的声音如带着某种魔力般,清晰的穿过风声,落入她耳。
克莱儿的声音戛然而止。
她眨眨眼。
“不必,身为序列三的你不该死在这里。”
林狂流轻笑,瞧了她一眼,语速极快的问道:“那我该死在哪里?”
“ 死在战后。”克莱儿斩钉截铁的回答。
林狂流怔了一下,很是意外克莱儿的答案,他偏过头,试图去掩饰内心的失落感。
“你就这么相信他们?”
“为什么不呢?”克莱尔反问。
“我相信他能活着回来。”克莱尔顿了顿,又说“而我也不会相信这里是你最后的征途。”
林狂流惊诧的看着这个有着一头耀眼金发的白人女子,而她也不躲不闪,只是坦然的面对林狂流的审视。
她看着他,深邃的蓝眼好像轻而易举的看破了他的内心。
轻微的噬咬感顺着林狂流的胸口一路向上,最后落在了他的颈后,带着异样的酥麻感。
他不自然的挪开视线,垂下头,像是在嘲笑自己似的。
“他们会回来的。”他说

评论(10)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