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言惑众

专业冷圈十三年

【末世召唤狂潮】不敢(下)

-打字奇慢的我一个月只有两天假,想哭QAQ
-喜欢他们,小白文笔见谅。



主宰的银发就好比林狂流的刀芒,染着森森寒意。
文宇看着主宰的躯体化作星光消散在虚空中,脑海中莫名的浮现出了那时绚烂的光,有人的模样在光中若隐若现,他有些迟疑,唇齿微张,最终是什么也没说!
唐浩飞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到他身旁,眼眸半合。
“我们赢了?”文宇偏头,额上的血顺着眉骨一路流至唇边,他舌头一卷,满嘴的腥味—狂流,你是否也是如此?
“我们赢了。”
或是赢了,或是输了。
唐浩飞不确定。

“你想过要和他坦白吗?”
“没有。”林狂流下意识的握紧了刀柄,他看着克莱儿被篝火映得忽明忽暗的脸,又说,“我不能。”
他向后仰了仰,似乎要遁入远处的黑暗中。
林狂流不能表露出任何的心迹,因为他是序列三,人族的希望之火—序列三。
他本应娶一个贤淑的女子,留下强大的子嗣,而不是像阴沟中的老鼠仰望白月光那般去仰望文宇。
他不能赌文宇和他有同样的心思。
“我觉得……”克莱儿清了清嗓子,蓝色眼眸中的海洋掀起惊涛骇浪,她盘着腿,右手漫不经心的拨弄着口袋里的糖果。
她随手剔去锡纸,让棕色糖果消融在舌尖上,“酸”的甜美使她紧蹙的眉头一寸一寸的舒展开。
她看向林狂流,露出一点讥讽似的笑意。
“你不是不能,而是不敢。”

黎明将至。
彻夜的狂欢后,便是静到骨子里的黎明。
文宇和唐浩飞站在一处还算完好的城墙上,眺望着远方的地平线,星伏在墙下,只要一展双翼,文宇便能去往天涯海角,在结束战争的第一天文宇就要与希望之城告别。
“真的要走?”唐浩飞理了理了自己的一头乱发,沙滩裤与人字拖的组合无疑让他显的越发颓废。
“嗯,我还有很多地方没看过。”文宇挪了挪身子,眼角的余光刚好能让他看清那条唯一道路上的一切。
唐浩飞敏锐的察觉到了文宇的动作,他自然地站至文宇面前,不着痕迹地遮挡住了什么。
“你等人?”
“不。”文宇将手插入口袋中,指尖轻轻戳弄着蓝白包装的东西。
“我在等一只傻狗。”他收回目光,垂首,低声呼唤星。
星动了动,庞大身躯的顶端就是独属于文宇的王座。这庞然大物展开双翼,金色竖瞳盈着淡淡的水气,它顺从的垂下头,让文宇登临顶端。
“我要走了。”文宇看着唐浩飞,眼里是难掩的失望!
唐浩飞一震,双肩也随之紧绷,文宇眼中的人,明明是他的模样,可他却只觉得是另一人。
“我们都是一样的骄傲。”唐浩飞目光如炬,,他看着眼前的青年,这青年的模样,正是他日夜所思的模样,明明触手可及,却又好像是天堑之距。
“你在透过我看谁?”他的声音是一如往常的镇定,却再也没了一贯的浮夸。
既然心里有了答案,那又何必去问。
真是无趣啊,唐浩飞。
他自嘲的一笑。
星展开了双翼,风将文宇的声音切割,连面容也好像比以往更模糊了。
“我可能不会回来了。”文宇这样说。
唐浩飞一僵,他哆嗦着从口袋中取出一支烟,无火自燃,在这烟气中,他似是放下了一切,尽情地吞云吐雾。
“你去吧。”
“我不留你。”

他可能不会回来了。
林狂流将手中的信纸揉成团,酸涩的情感也如这纸团,一点一点的发皱,直至发出悲鸣。
他用刀鞘在地上挖了一个坑,不带留恋地将它抛了进去。
掩埋,连着这感情。
“克莱儿,你或许是对的。”

就这样吧。
这样就很好了。
别再见面了。

“我不是不能,而是不敢。”

我和他是一样的心思。

你去吧,我不留你。






我后悔了。

评论(4)

热度(8)